<span id='wwd18'></span>

        <i id='wwd18'></i>
        <ins id='wwd18'></ins>
        <i id='wwd18'><div id='wwd18'><ins id='wwd18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<code id='wwd18'><strong id='wwd18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  <dl id='wwd18'></dl>

          <acronym id='wwd18'><em id='wwd18'></em><td id='wwd18'><div id='wwd18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wwd18'><big id='wwd18'><big id='wwd18'></big><legend id='wwd18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<fieldset id='wwd18'></fieldset>
          1. <tr id='wwd18'><strong id='wwd18'></strong><small id='wwd18'></small><button id='wwd18'></button><li id='wwd18'><noscript id='wwd18'><big id='wwd18'></big><dt id='wwd18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wwd18'><table id='wwd18'><blockquote id='wwd18'><tbody id='wwd18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wwd18'></u><kbd id='wwd18'><kbd id='wwd18'></kbd></kbd>
          2. 摳門兒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8

            一位男士走進酒吧,緊跟著進來瞭一隻鴕鳥,當他們坐下來後,酒保迎上來問他們喝什麼酒。

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男士說:“我想來杯啤酒。”然後轉身問鴕鳥:“你要什麼?”“我也來一杯啤酒。”鴕鳥說。酒保倒瞭啤酒,說:“請付3.4美元。”那男士伸手到衣袋裡一掏,正好是3.4美元,付瞭酒賬。

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第二天,這位男士又同鴕鳥來瞭。男士道:“給我來一杯啤酒。”鴕鳥說:“我和他要的一樣。”男士把手伸進口袋,又是掏出正好的錢,付瞭酒賬。像例行公事一樣,每晚都是同樣的一人一鳥要兩杯啤酒。有一天晚上,男士偕鴕鳥再次走進這傢酒吧。“還跟往常一樣,來兩杯啤酒?”酒保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“不,今兒個高興,給我來一大杯蘇格蘭酒。”男士說。“我和他一樣,也來一大杯蘇格蘭酒。”鴕鳥緊跟著也點瞭酒。

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酒保斟完瞭酒,說:“兩杯,7.2美元。”男士又是一把掏出正好的7.2美元放在吧臺上面。酒保再也控制不住好奇心瞭:“請原諒,先生,我想問一問,你是怎麼每一次都能掏出剛好那麼多零錢付賬的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“嗯哼,”男士說,“說來話長,幾年前我打掃閣樓時發現瞭一盞古燈,我一擦,跳出一個妖怪,要滿足我的兩個願望。我的第一個願望是如果我付賬時,隻要手往衣袋裡一插,就總是能不多不少地拿出賬款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“你這一招真絕瞭!”酒保說,“大多數人如果遇到你這種情況都會要百萬美元或者別的什麼。但你要的是手往衣袋裡一插就來錢,隻要你活著,就永遠是富有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“沒錯,不管我買一桶牛奶,還是一輛超豪華的羅爾斯·羅伊斯汽車,恰恰是那麼多費用都給我準備好瞭,否則再有零頭啥的,你給不給人傢小費?甚至人傢幹脆主動留下小費不找零,咱不就吃虧瞭?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“先生,你錢多得怎麼花都花不瞭,還那麼摳門兒,真是越富越小氣啦!我還有一個問題,”酒保說,“你怎麼總是帶著一隻鴕鳥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男士回答:“我的第二個願望是要一位兩腿修長的美麗異性永相隨,哪料到妖怪給我搞瞭個雌鴕鳥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