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tr id='xlgxd'><strong id='xlgxd'></strong><small id='xlgxd'></small><button id='xlgxd'></button><li id='xlgxd'><noscript id='xlgxd'><big id='xlgxd'></big><dt id='xlgxd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xlgxd'><table id='xlgxd'><blockquote id='xlgxd'><tbody id='xlgxd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xlgxd'></u><kbd id='xlgxd'><kbd id='xlgxd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xlgxd'><strong id='xlgxd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1. <i id='xlgxd'></i>

        <span id='xlgxd'></span>
          <fieldset id='xlgxd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ins id='xlgxd'></ins>

          <i id='xlgxd'><div id='xlgxd'><ins id='xlgxd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1. <acronym id='xlgxd'><em id='xlgxd'></em><td id='xlgxd'><div id='xlgxd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xlgxd'><big id='xlgxd'><big id='xlgxd'></big><legend id='xlgxd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<dl id='xlgxd'></dl>

            番茄皮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6

              她從小把番茄當水果,冷水一沖就下口。他看瞭心疼,別吃得這麼生猛,噎著。她給個白眼,烏鴉嘴,是不是嫌我不淑女?他笑,這樣的淑女打燈籠難找。
              下班回來,床頭櫃上兩碗相扣,裡面的番茄是他洗好用開水燙過剝瞭皮的,她不喜歡,燙瞭的味道有些走樣。他過來哄,這樣衛生,乖,我陪你。她吃一個,很勉強。他將餘下的吃光,撐得直打嗝,她鬼臉相對,活該。久瞭漸漸適應,不剝皮反而難以下咽。
              他們是青梅竹馬的一對。可她卻總少瞭一份牽心掛肺的感覺。隻是習慣他的寵,像吃瓜果蔬菜一樣理所當然。
              初秋,他被派往外地。他的電話很勤,還寫信,洋洋灑灑地述說思念,不厭其煩地囑咐生活細節,她接電話不回信。
              寒冬,她給他回瞭第一也是最後一封信。為一個調來不久的男子,有她一見鐘情的簡約深沉。他急急趕回,風塵仆仆推開她的門,驚動擁吻的人。
              她匆匆嫁瞭自己。婚後,丈夫的本性讓她有些措手無及,簡約基於木訥,深沉源於冷漠。她安慰自己,隻要全心全意體貼,慢慢會好的,她用心漸漸摸透瞭丈夫的喜好。比如他愛吃蘋果,她便天天削皮,插上牙簽,看著他風卷殘雲。丈夫卻從不關心她之所愛,無論飲食或其它。
              春的芬芳過去,夏姍姍來遲。市場上還是暖棚裡的番茄。她卻饞瞭。
              晚上,慵懶的靠在沙發上看《為您服務》,主持正教巧剝番茄皮。丈夫進來,換瞭中央5套。她輕輕央,讓我看完好嗎?他輕哂,番茄皮也值得做節目?
              話音未落,她閃身進瞭臥室,黑暗中淚流滿面。撫著已微微隆起的腹部,想起之前並不久遠的一天,相扣的碗,碗中餘溫未盡的去皮番茄。
              她終於明白世上送玫瑰的男人很多,願意為她剝番茄皮的或許隻有一個。
              原來愛情的本質沉淀到底,不過是一個剝皮的番茄。